紅雀單機內購破解版下載 紅雀下載單機遊戲

 zzszn   2021-11-13 22:31   28 人閱讀  0 條評論

作者:時代財經 莊俊朗 編輯:王薇薇

千呼萬喚,《賽博朋克2077》總算出來了。

有人毫不掩飾對它的喜愛。B站遊戲up主紫雨carol告訴時代財經,這款遊戲沒有辜負她的期待:“夜之城的麵貌充滿了豐富的細節,讓我覺得它就是真實存在的。”

但也有人對它的各種bug難以忍受——開著開著突然消失的車、路上走著突然“天降坦克”,還有時不時的穿模等,都讓人不得不出戲。試玩過遊戲的曉倩(化名)向時代財經建議,“再等等。”

時代財經聯係了這款遊戲的製作方——波蘭遊戲開發商CDPR,對方工作人員直截了當地回應稱,目前沒有時間接受采訪,“91抖音成长人版正忙著優化這款遊戲,例如修正bug來提供更好的遊玩體驗。”

但愛它也好,恨它也好,都不得不感歎——“它終於出來了!”

8年前,CDPR放出了一條《賽博朋克2077》的宣傳片,燃起了玩家的熱血,但他們等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跳票。多年下來,玩家都像是被培養成巴甫洛夫的狗,每次看到那張經典的熒光黃底圖,心裏就咯噔一下。

紅雀單機內購破解版下載

《賽博朋克2077》的標誌性熒光黃底圖。圖片來源:CDPR官網

像心電圖一樣波動的,還有CDPR母公司CD Projekt的股價。CDPR每跳票一次,CD Projekt的股價就立馬跳水。

但無論如何,CD Projekt股東們的心頭大石總算可以放下了。CD Projekt官網2020年12月11日公布,僅僅是賽博朋克2077的預售收入,便已經超過了其全部的開發及宣傳費用。

一向愛孤注一擲的CD Projekt,這次又“賭”對了。

誰也無法想象,26年前波蘭一家小小的遊戲分銷商,今天總市值能超過300億茲羅提(約合359億人民幣),以遊戲製造商的身份,成為波蘭華沙證券交易所總市值前列的上市公司。

據彭博社報道,自2009年上市以來至今年4月,CD Projekt股價已暴漲210倍,甚至一度成為波蘭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其創始人之一Marcin Iwinski也身價超10億美元,躋身波蘭十大富豪之列。

也沒有人能想象,在波蘭這樣一個不算發達的東歐國家,能誕生這樣一家,陸續生產巫師係列、賽博朋克2077等精品的3A遊戲大作廠商。

“賭徒”CDPR

CD Projekt本來隻是一家遊戲分銷商,創立於1994年。當時遊戲廠商基本在美國和西歐,波蘭人想要玩好遊戲,隻能從國外進口。CD Projekt的業務便是與外國廠商合作,在波蘭進行本地分銷。

那時,其他分銷商都隻懂進口英文光盤,然後轉手賣給玩家。CD Projekt卻專門請來知名波蘭演員,對遊戲進行波蘭語配音。這個優勢為CD Projekt掙到了第一桶金。

但CD Projekt的野心不止於此——他們希望製作自己的遊戲。

為此,CD Projekt創立了遊戲工作室CD Projekt Red,簡稱CDPR。CDPR的logo是一隻北美紅雀,用CDPR工作室負責人Adam Badoski的話說,象征了“大膽和自信”。

紅雀單機內購破解版下載

CDPR的logo。圖片來源:CDPR官網

“大膽和自信”,這用來形容CDPR,再合適不過。

作為波蘭公司,CDPR的第一款作品以波蘭文化為切入點。波蘭有一部知名奇幻小說叫《獵魔人》(Wiedźmin),影響力風靡歐洲。但小說的作者卻並不重視遊戲改編,僅作價約1萬美元就將改編權草草賣出。

這對於當時資金並不充裕的CDPR來說,是個天賜良機。2007年,改編自《獵魔人》的遊戲《巫師》(Witcher,目前官方中譯已改為獵魔人)正式發售,並於4年後接著推出了《巫師2》。

兩款遊戲對故事的打磨,都為CDPR贏得了口碑。特別是在《巫師2》中,CDPR充分展示了它的大膽:遊戲總共三章,但CDPR卻在有限的人力物力下,製作了完全不同的兩個第二章,供玩家選擇。

CD Projekt的大膽獲得了回報。時代財經翻閱CD Projekt曆年財報,發現其營收從2009年的約127萬茲羅提(約合227萬人民幣),暴漲至2012年的約1億6千萬茲羅提(約合2億9千萬人民幣),3年間漲幅超過100倍。

但CDPR還想賭一把更大的。財報顯示,CD Projekt的淨利潤,2012年僅約200萬茲羅提(約合359萬人民幣),到2014年更是不到50萬茲羅提(約合90萬人民幣)。從2012年開始,CDPR從《巫師2》獲得的收入,幾乎全部轉手花出去了。

花出去的錢,大部分用於《巫師3》。2020年,CD Projekt創始人Martin Iwinski在公開信中提到,《巫師3》的研發宣傳經費,合計高達6700萬美元(約合4億3千萬人民幣)。

而《巫師3》也不負眾望地獲得了巨大成功。2015年,《巫師3》發售後,CD Projekt當年營收就接近8億茲羅提(約合14億人民幣),還在斬獲了TGA年度遊戲大獎。

“蠢驢”CDPR

北美紅雀是CDPR的自我定位,但中國玩家對它有著專屬的昵稱:“波蘭蠢驢”。

對盜版問題的態度,便是“蠢”點之一:CDPR是少有不會因為反盜版,而折騰玩家的廠商。

毫不誇張地說,盜版是所有遊戲廠商,尤其是單機遊戲開發商的“鬼門關”。例如2001年推出的《傲世三國》,是第一款在電子娛樂展覽會(E3)展出的中國遊戲,權威遊戲媒體IGN打出了8.0的高分。但由於盜版問題,《傲世三國》國內銷量僅15萬份。最終由於資金問題,其製造商停止開發單機遊戲,轉而開發網絡遊戲。

廠商與盜版的鬥爭,是一部漫長的曆史。為了反盜版,有些遊戲要求自動安裝盜版檢測程序,有時甚至會誤刪正版遊戲,有些遊戲則要求玩遊戲時聯網,導致“單機遊戲聯網才能玩”的荒誕局麵,玩著玩著因為網絡不好而強製退出,不少玩家吐槽當了“正版遊戲的受害者”。

但CDPR卻是一朵“奇葩”。CDPR認為,消費者花錢購買了遊戲等數字內容,那麽他們想要怎麽處理這些內容就是他們的自由,其他人不應該插手。更不要說為了防盜版,而給正版玩家帶來不良體驗。

在這種理念的指導下,《巫師3》沒有任何防盜手段。任何人都可以隨意複製遊戲。除了遊戲製作業務外,CDPR還創立了遊戲銷售平台GOG,而在GOG上架的遊戲,也規定不能有防盜識別技術。

紅雀單機內購破解版下載

《巫師3》海報。圖片來源:CDPR官網

但這種“蠢”也是一種聰明。放棄反盜版,是CDPR在波蘭這個正版購買力跟版權意識都不及西歐的國度,摸索出來的經驗教訓。

早在2007年和2011年,《巫師1》跟《巫師2》初版都采用了反盜版技術。然而僅在發售幾個小時內,遊戲就慘遭破解。

CDPR還試過在《巫師2》遊戲裏內置盜版追蹤程序,並對數千位盜版用戶發了律師函。但這種強硬姿態,招致了玩家的強烈反感和投訴,最終CDPR被迫道歉並結束這種做法。

一係列的後果讓CDPR意識到,現有的手段根本無法有效反盜版,反而會給正版玩家造成不便。

於是CDPR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在此後售出的《巫師2》遊戲裏,不再附加任何反盜版程序。它還反而行其道,把“不反盜版”作為自己的招牌。

這種公關攻勢的轉化率難以量化,但確實讓CDPR在玩家心中培養起“良心企業”的形象,友善的姿態也“感化”了不少盜版玩家。很多玩家都在網上表示,願意為其買正版。

“91抖音成长人安装開玩笑說,難得有家那麽‘蠢’的公司,如果不支持正版,怕它就這麽倒了。”《巫師3》玩家阿立(化名)告訴時代財經。

遊戲成波蘭的名片

波蘭的遊戲大廠,並不止CDPR。知名遊戲公司11bit,同樣是華沙證券交易所前20的上市公司。

11bit最知名的作品,是一款名為《這是我的戰爭》的遊戲,裏麵描繪了1992年至1996年在波黑戰爭中,被包圍的薩拉熱窩平民的經曆。另一款作品《冰汽時代》中,玩家將成為地球上最後一座城市的管理者,對人民及裏麵的基礎設施進行管理,擴建城市並生存下去。兩款作品都引起了眾多中國玩家的關注和熱議。

據波蘭遊戲產業大會(GIC)2020年發布的報告顯示,2019年波蘭遊戲產業的產值達到4.79億歐元。波蘭人口不到4000萬,卻擁有440家遊戲工作室,共9710名員工。

波蘭遊戲產業的繁榮,少不了政府的大力支持。2016,波蘭政府宣布提供8000萬波蘭茲羅提(約合1億4千萬人民幣)的資金,專門用作遊戲產業的發展。CDPR的賽博朋克2077項目,便受到了這項資助。

波蘭政府還成立了獨立遊戲基金會,為波蘭獨立遊戲團隊提供技術、市場推廣、法律顧問等幫助,也會協助遊戲廠商推廣波蘭遊戲。

波蘭還把遊戲文化,上升到國家外交的高度。2011年,時任波蘭總理唐納德•圖斯克還把《巫師2》收藏版,送給了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

就連波蘭駐華大使館的官方微博,也經常幫忙推銷波蘭的遊戲。

2020年疫情期間,為了勸青少年留在家中,波蘭政府還專門設立項目,鼓勵青少年在家玩遊戲。例如項目開設了一個《我的世界》服務器,玩家憑波蘭學生證報名參加,創造出最具創造力、最貼合規定主題的建築的青少年,由官方頒發獎勵。

波蘭曾經誕生肖邦等聞名世界的音樂家藝術家,而如今,在政府和民眾的支持下,遊戲這門“第九藝術”正成為波蘭的又一張名片。

本文地址:http://www.websitement-tm.com/zhen/17554.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zzsz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布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