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製作視頻軟件破解版下載 相片製作視頻軟件免費

 zzszn   2021-12-30 01:30   10 人閱讀  0 條評論
相片製作視頻軟件破解版下載

近年來,隨著信息技術飛速發展,人臉識別逐步滲透到人們生活的方方麵麵。人臉識別技術在諸多領域發揮著巨大作用的同時,也存在被濫用的情況。7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個人信息相關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發布,對人臉識別進行規範。

問題凸顯 濫用人臉識別嚴重損害自然人的人格權益

有些知名門店使用“無感式”人臉識別技術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擅自采集消費者人臉信息,分析消費者的性別、年齡、心情等,進而采取不同營銷策略。

有些物業服務企業強製將人臉識別作為業主出入小區或者單元門的唯一驗證方式,要求業主錄入人臉並綁定相關個人信息,未經識別的業主不得進入小區。

部分線上平台或者應用軟件強製索取用戶的人臉信息,還有的賣家在社交平台和網站公開售賣人臉識別視頻、買賣人臉信息等。因人臉信息等身份信息泄露導致“被貸款”“被詐騙”和隱私權、名譽權被侵害等問題也多有發生。

甚至還有一些犯罪分子利用非法獲取的身份證照片等個人信息製作成動態視頻,破解人臉識別驗證程序,實施竊取財產、虛開增值稅發票等犯罪行為。

上述行為嚴重損害自然人的人格權益,侵害其人身、財產等合法權益,破壞社會秩序,亟待進行規製。

信息敏感 人臉信息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更改性

人臉信息屬於敏感個人信息中的生物識別信息,是生物識別信息中社交屬性最強、最易采集的個人信息,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更改性,一旦泄露將對個人的人身和財產安全造成極大危害,甚至還可能威脅公共安全。

據APP專項治理工作組去年發布的《人臉識別應用公眾調研報告》顯示,在2萬多名受訪者中,94.07%的受訪者用過人臉識別技術,64.39%的受訪者認為人臉識別技術有被濫用的趨勢,30.86%受訪者已經因為人臉信息泄露、濫用等遭受損失或者隱私被侵犯。

這段時間,人臉識別成為熱門詞匯,社會公眾對人臉識別技術濫用的擔心不斷增加,強化人臉信息保護的呼聲日益高漲。

適用範圍 《規定》第1條對適用範圍 做了明確規定

《規定》的起草,以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導,嚴格遵循民法典人格權編及相關法律的規定精神,堅持問題導向、需求導向,針對實踐中反映較為突出的問題,從侵權責任、合同規則以及訴訟程序等方麵規定了16個條文。

首先,《規定》適用於平等民事主體之間因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所引起的相關民事糾紛。

其次,信息處理者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或者雖然沒有使用人臉識別技術但是處理基於人臉識別技術生成的人臉信息,均屬於《規定》的適用範圍。

再次,涉及的責任承擔既包括侵權責任,也包括違約責任;受侵害的權益既包括個人信息權益,也包括肖像權、隱私權、名譽權等人格權以及財產權。

侵權認定 明確了濫用行為的性質和責任

《規定》第2條至第9條主要從人格權和侵權責任角度明確了濫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行為的性質和責任。其中,第2條規定了侵害自然人人格權益行為的認定,針對今年“3·15晚會”所曝光的線下門店在經營場所濫用人臉識別技術進行人臉辨識、人臉分析等行為,以及社會反映強烈的幾類典型行為,該條均予以列舉,明確將之界定為侵害自然人人格權益的行為。

針對部分商家采用一次概括授權、與其他授權捆綁、“不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不合理手段處理自然人人臉信息的,第2條和第4條明確,處理自然人的人臉信息,必須征得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的單獨同意;對於違反單獨同意,或者強迫、變相強迫自然人同意處理其人臉信息的,構成侵害自然人人格權益的行為。

第5條對民法典第1036條進行細化,明確了處理人臉信息的免責事由;第6條至第9條分別規定了舉證責任、多個信息處理者侵權責任的承擔、財產損失的範圍界定以及人格權侵害禁令的適用等。

焦點關注 對人民群眾普遍關心的問題予以回應

《規定》第10條至第12條,主要從物業服務、格式條款效力、違約責任承擔等角度對人民群眾普遍關心的問題予以回應。

針對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建築物管理人以人臉識別作為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出入物業服務區域的唯一驗證方式的,第10條明確,不同意的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請求其提供其他合理驗證方式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針對信息處理者通過采用格式條款與自然人訂立合同,要求自然人授予其無期限限製、不可撤銷、可任意轉授權等處理人臉信息的權利的,第11條規定,自然人依據民法典第497條請求確認格式條款無效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第12條對自然人請求信息處理者承擔違約責任並刪除其人臉信息的情形作了規定。

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 須監護人單獨同意

最高法有關負責人介紹,我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網絡安全法》等法律對未成年人的網絡保護作出了專門規定:如信息處理者處理不滿十四周歲未成年人個人信息的,應當征得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同意;未成年人、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要求信息處理者更正、刪除未成年人個人信息的,信息處理者應當及時采取措施予以更正、刪除。新司法解釋堅持最有利於未成年人原則,從司法審判層麵加強對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保護。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鋒:按照告知同意原則,根據第2條第3項的規定,信息處理者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必須征得其監護人的單獨同意。關於具體年齡,可依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網絡安全法》以及將來的《個人信息保護法》進行認定。

最高法表示,從責任認定角度看,《規定》結合當前未成年人人臉信息保護現狀,明確將“受害人是否未成年人”作為責任認定特殊考量因素,對於違法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在責任承擔時依法予以從重從嚴,確保未成年人人臉信息依法得到特別保護,嗬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應用程序不得強製索取非必要個人信息

長期以來,部分移動應用程序通過一攬子授權、與其他授權捆綁、“不點擊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方式強製索取非必要個人信息的問題突出,這既是廣大用戶的痛點,也是維權的難點。對此,司法解釋明確了此類處理人臉信息的新規則。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民事處處長陳龍業:《規定》第2條第3項引入單獨同意規則,即:信息處理者在征得個人同意時,必須就人臉信息處理活動單獨取得個人的同意,而不能通過一攬子告知同意等方式征得個人的同意。

陳龍業:特別是對人臉信息的處理,不能帶有任何強迫因素。如果信息處理者采取“與其他授權捆綁”、“不點擊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模式,會導致自然人無法單獨對人臉信息作出自願同意,或者被迫同意處理其本不欲提供且非必要的人臉信息。

為強化人臉信息保護,防止信息處理者對人臉信息的不當采集,《規定》第4條對處理人臉信息的有效同意采取從嚴認定的思路。對於信息處理者采取“與其他授權捆綁”、“不點擊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方式強迫或者變相強迫自然人同意處理其人臉信息的,信息處理者據此認為其已征得相應同意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明確五類情形可以使用人臉識別

《規定》明確,有下列情形之一,信息處理者主張其不承擔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一)為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或者緊急情況下為保護自然人的生命健康和財產安全所必需而處理人臉信息的;

(二)為維護公共安全,依據國家有關規定在公共場所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的;

(三)為公共利益實施新聞報道、輿論監督等行為在合理的範圍內處理人臉信息的;

(四)在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的範圍內合理處理人臉信息的;

(五)符合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

本司法解釋不溯及既往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楊萬明:《規定》充分考量人臉識別技術的積極作用,一方麵規範信息處理活動,保護敏感個人信息,另一方麵注重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保護人臉識別技術的合法應用。

為了避免對信息處理者課以過重責任,妥善處理好懲戒侵權和鼓勵數字科技發展之間的關係,《規定》第16條明確了本司法解釋不溯及既往的基本規則,即:對於信息處理者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處理基於人臉識別技術生成的人臉信息的行為發生在本規定施行前的,不適用本規定。

司法背景 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處於高發態勢

民法典頒布後,最高人民法院對《民事案件案由規定》進行了修正,新增了個人信息保護糾紛案由。民法典施行以來,截止到6月30日,各級人民法院正式以個人信息保護糾紛案由立案的一審案件192件,審結103件。

隨著民法典貫徹實施的不斷深入、《個人信息保護法》即將頒布實施,人民法院將進一步通過司法裁判築起保衛人民群眾個人信息權益的堅強司法屏障。

從刑事審判工作來看,近年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處於高發態勢,而且與電信網絡詐騙、敲詐勒索、綁架等犯罪呈合流態勢,社會危害嚴重。為依法嚴懲此類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會同有關部門,於2017年5月9日發布了《關於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法釋〔2017〕10號),自2017年6月1日起施行。2017年6月至2021年6月,全國法院新收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10059件,審結9743件,生效判決人數21726人,對3803名被告人判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比例達17.50%。

司法案例 人臉識別第一案消費者勝訴

2021年4月9日,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就郭兵與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有限公司(下稱“野生動物世界”)服務合同糾紛二審案件,依法公開宣判。二審在原判決的基礎上增判野生動物世界刪除郭兵辦理指紋年卡時提交的指紋識別信息。

2019年4月27日,郭兵與妻子向野生動物世界購買雙人年卡,並留存相關個人身份信息、拍攝照片及錄入指紋。後野生動物世界向包括郭兵在內的年卡消費者群發短信,表示將入園方式由指紋識別變更為人臉識別,要求客戶進行人臉激活,遂引發本案糾紛。

2020年11月20日,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令野生動物世界賠償郭兵合同利益損失及交通費共計1038元;刪除郭兵辦理指紋年卡時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內的麵部特征信息;駁回郭兵要求確認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關內容無效等其他訴訟請求。

郭兵與野生動物世界均表示不服,分別向杭州中院提起上訴。

A06-11版統籌:方軍

采寫:南都記者 馬嘉璐 劉嫚 見習記者 李婭寧 南方日報記者 郜小平

本文地址:http://www.websitement-tm.com/zhen/21714.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zzsz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布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