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遊皓月傳奇破解版下載 傳奇複古手遊

 zzszn   2022-01-02 17:31   6 人閱讀  0 條評論
手遊皓月傳奇破解版下載手遊皓月傳奇破解版下載手遊皓月傳奇破解版下載手遊皓月傳奇破解版下載

《道成寺繪卷》中少女化蛇複仇的場景 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

◎李玲

本月北京天橋藝術中心將上映鬆竹大歌舞伎高清影像係列作品《京鹿子娘二人道成寺》和《阿弖流為》,前者是歌舞伎舞蹈劇傳統頂尖的大軸子戲,後者為2015年的新編戲,新舊交疊輝映的戲碼,看來鬆竹公司有意識地在向海外觀眾展現歌舞伎的發展現狀。海外公演事業耗費巨大,需要官民多方的資金支持,如今由於疫情阻隔,依靠數字高清影像進行文化交流可謂世界新潮流。

“道成寺”經典母題

少女求愛不得化蛇複仇

歌舞伎曆年揚帆出海的國外公演劇目,必然都要挑選一出純舞蹈劇上演。原因很簡單,在進化完善為真正的戲劇之前,歌舞伎的出發點是17世紀各種世俗流行舞與能戲音樂的大雜燴,後來加入從中國途經琉球傳來的三弦樂器,音曲腔調發展愈加豐富。歌與舞是這種舞台表演藝術的四功五法,是藝人學藝過程中最關鍵的基礎課。舞蹈劇的音樂伴奏與伴唱隊伍整齊華麗地列於舞台之上,無論是活潑還是哀婉,其樂其聲與舞姿緊密配合,而舞蹈身段種種姿態具有指事含義,與唱詞互相呼應。介紹歌舞伎的宣傳文案均強調其戲服華美,舞台爛漫多彩,藝人舞姿婀娜,舞蹈劇確實能夠瞬間展現出歌舞伎的表演特色。

除此以外,依我看來,伴奏、伴唱人員於舞台後方高低兩列正坐,彈奏與歌唱暗藏輩分秩序,這種莊嚴威儀感不僅來自舞台擺設之美,而且每一種樂器、每一種唱腔都抱有鄭重端莊的傳統,似乎嚴守著自成體係之道。換句話說,將近一個小時正坐在後方而凜然不動,精神保持毫不鬆懈,91抖音成长人版破解安装如果注意到這一點,大概能猜測到這項藝能修煉的最低要求是什麽。

《京鹿子娘二人道成寺》這出舞蹈劇的題目念起來很繁瑣,拆分開來就很好理解。道成寺確有其寺,據說為日本和歌山縣最古老的伽藍,寺內供奉的木造漆箔千手觀音像及佛殿、佛塔等為日本國寶,已有1300年曆史。道成寺有一則源遠流長的傳說:當地有個俊俏的僧人叫安珍,他專心修行,撒謊拒絕了少女清姬的求愛,翻山渡河躲藏進道成寺。清姬無比惱恨,一路狂追,追到岸邊無法及彼岸,急火攻心化作一條大蛇,縱身入水,奔入寺中搜尋。道成寺眾僧將安珍藏於大鍾裏,但終於被發現,大蛇盤旋於鍾頂吐火,將安珍燒死,自己也嗚呼喪命。如今寺內存有《道成寺緣起》繪卷,每有遊客參拜,僧人便看圖說話,把故事囫圇說一遍,曉諭眾人需奉妻為寶才是極樂之道。

僧人講道雖然逗樂,但“道成寺”這一母題在16世紀初由於能戲的演繹而影響非常深遠,木偶戲、歌舞伎、神樂、民謠、落語等各種藝能都在不斷擴充“道成寺”的表演內容,而寺廟之鍾、女子的執著怨念、人蛇的形象與麵具等滲入日本文學、電影的思路中,形成一股承前啟後極具日本特色的文化脈絡。

根據資料粗略統計,以“道成寺”為名目的表演有二百多種,其中歌舞伎類型占比最多。《娘道成寺》由旦行藝人扮作少女來演,還有《奴道成寺》《男道成寺》是生行舞蹈,《傾城道成寺》為青樓花魁裝扮,《男女道成寺》則是生旦對舞。至於“二人道成寺”是兩人表演版,還有五人版的,好比京劇《四五花洞》湊齊了梅尚程荀一樣,自然熱鬧非凡。

“京鹿子”是“娘(少女)”的定語,指布料的一種紮染方法及其紋樣,花紋如同梅花鹿背上可愛的斑點,而京都附近正是布料織染的名產地,所以京鹿子娘就是穿著這種紋樣服裝的可愛姑娘,也有像小鹿一般雀躍可人的含義。

《京鹿子娘道成寺》首演於1753年,盡管後世還有各種名目的歌舞伎道成寺戲,但這出編舞精彩,身段程式被傳承下來,即便後來的戲裝更加豪華豔麗,也依舊叫做《京鹿子娘道成寺》。

“舞姬入寺”

阪東玉三郎與尾上菊之助合演

這次放映的《京鹿子娘二人道成寺》由阪東玉三郎與尾上菊之助二人合作演出。現年71歲的玉三郎為當今歌舞伎男旦魁首,他在表演藝術上的融通無礙受到許多中國同行及藝評者的讚美;而菊之助出生於1977年,為歌舞伎名門之後,祖上不僅占據歌舞伎近代發展史的重要篇章,而且技藝超群,能跨行兼演生旦,菊之助本身也頗有文武昆亂不擋的品質。2006年拍攝的這部現場演出影片,恰好記錄了他們最完美的藝術時刻。

《京鹿子娘二人道成寺》是安珍、清姬傳奇的後續情節,講的是道成寺大鍾因被火蛇燒毀,許多年後得以重新鑄造一口新鍾,正要舉行新鍾啟用儀式之際,寺外來了一位美貌的白拍子舞姬。所謂“白拍子”,是日本平安時代末期至鐮倉時代風靡一時的流行舞,也指以跳白拍子舞為業的藝人,這類藝人多為女性,身份低賤,具有半巫半妓的性質,懂得琴棋書畫的白拍子有時青史留名,成為古代英雄的紅粉知己,例如源義經的愛妾阿靜。

在這出歌舞伎舞蹈劇中,白拍子叫做花子,花子央求僧侶們讓她進寺中參拜大鍾。這裏女主角與僧人們有幾句機智的“禪問答”,這寺院由於火蛇之禍,禁止女人入內,但麵對聰明的美人,僧人們隻好允許她進寺,條件是表演幾段舞蹈。花子在櫻花樹下盡情獻藝,最後打翻僧眾,躍上鍾頂,露出猙獰之態。演到此處閉幕,大約70分鍾,叫做“從道行到入鍾”,如果進一步演下去,就加入“打怪物”的段落,花子妝容大改,變作凶相畢露的蛇怪,與治蛇兵丁大戰一場,有種種固定傳承的身段動作和梆子敲擊相配合,這就要演90分鍾。

天橋藝術中心放映的舞台版本隻演到“入鍾”為止,從舞蹈劇的結構來看,可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僧眾齊刷刷地從花道走到本舞台,每人嘴裏反複念著:“聽說了嗎?聽說了嗎?”“聽說了,聽說了。”幾句台詞交代了今天寺中供奉新鍾的大事,這批僧人被稱為“聽說僧”。

花道盡頭的布簾刷的一聲打開,行路裝束的花子(菊之助)碎步奔出場,這段在花道上的舞蹈叫做“道行”,描寫行路風塵仆仆之情態。音樂用的是淨琉璃唱腔,本舞台上出現三個三弦樂師和三個叫做“太夫”的說唱藝人,唱:“皓月初升潮波漲,鬆原無盡炊煙長。風塵碌碌形影亂,怯生生羞愧難當。”唱到“形影”時,花子左右指向自己的衣衫;唱到“羞愧”時便捂臉做嬌羞狀,唱做彼此呼應。舞了一小段,另一個花子(玉三郎)在小鑼聲中從花道黃金分割點的地下機關暗道升上來,從暗道上台的人物往往為靈魂鬼怪,所以有兩記悶悶的小鑼,猶如魂魄之音。

兩個花子一亮相,無論舞蹈動作一模一樣還是高低錯落互相配合,兩種耀眼的光芒令人心生讚歎:菊之助無比標致,無論是五官容顏還是身形高度,他都是天生的旦角好材料,扮相可愛得毫無瑕疵;比菊之助年長27歲的玉三郎卻具有真正的美人之態,豐神綽約中有一股超凡的凜然,因為身高略高不好配戲,他像年輕時的程硯秋一樣暗中微微屈膝。根據玉三郎本人的理解,花子並不是蛇怪,大部分時候是美麗的白拍子舞女,當歌詞提到“鍾”“幽幽怨恨數不盡”時,前世忿恨才閃念而過,於是仰望大鍾,神情變得複雜起來,仿佛具有雙重人格一般。一曲淨琉璃唱完,玉三郎隱入暗道,菊之助走入本舞台,第一部分“道行”約莫13分鍾。

先講第三部分的“入鍾”,其實歌舞伎表演並沒有真的鑽入大鍾裏去,能戲是真入鍾的,幾個檢場人靠繩索牽拉著鍾,瞬間放倒,讓鍾罩住主角,危險係數挺高的。歌舞伎隻在大鍾背後架一梯子,花子披頭散發攀上鍾頂,做兩個亮相即收場了。電影裏的“入鍾”隻有不到兩分鍾,也就是說,舞蹈劇首尾的“序”與“急”加起來不過15分鍾,中間第二部分是最重要的戲核,舞蹈劇的主要任務——向觀眾展示五花八門的男旦舞蹈技藝。

世家子弟登龍門之作

身段繁重卻行雲流水

第二部分音樂是長唄,前列是四拍子樂器:能管(笛)、小鼓、大鼓和太鼓,後列是三弦和長唄歌者。長唄使用能樂四拍子樂器是其一大特色,打擊樂的三種鼓為舞蹈服務頗有古時擊節而歌舞的風貌,鼓手喊的號子也自有格律。淨琉璃用的三弦和長唄三弦在形製和音色上有差別,兩種唱腔曲調也是不同的,理論上淨琉璃多說唱而長唄多歌詠,所以前者適合演而後者適合舞,但也不能一概而論,淨琉璃也可婉轉悠長,長唄也可敘事敘情。

第二部分舞蹈表演可分為八小節,分別是扇舞、素手舞、拍皮球舞、笠舞、思慕舞、羯鼓舞、長手帕舞、鈴鼓舞。扇舞日語寫作“中啓之舞”,中啓指舞扇,道行時也使用了扇子,那是一把普通素麵扇,而第一支舞蹈最為莊嚴,是盛裝的白拍子本行舞蹈,男裝和戴男子的烏帽子是古代白拍子的專業行頭,歌舞伎改了服裝,烏漆帽子也改成金色,因此舞扇使用華麗的朱地描金牡丹花圖案。扇舞開頭長唄唱道:“櫻花簇簇錦,蒼鬆嵬嵬立。翹首待鍾聲,暮光染霞紅。”這兩句引自能樂《道成寺》謠曲,花子有緩緩抬起腳尖又落下的重複動作,此動作改編自能樂《道成寺》叫做“亂拍子”的動作。玉三郎個人版的《京鹿子娘道成寺》加強了鼓點與“亂拍子”的表演,意在向前輩藝術致敬並突出白拍子舞蹈的曆史傳承,與菊之助合作版則一帶而過。

西洋人看遲緩的能樂舞蹈與擦地而行的步伐,感到深不可測,稱這是“白襪子的藝術”,歌舞伎舞蹈多有雀躍的律動,但黏著地麵的滑行與講究腰膝下盤穩定的功夫還是承前啟後的。91抖音成长人版破解安装看到和服緊緊束縛男旦身體的中段,胸與腰基本固定不動,可靈活運用的是頭、脖頸和四肢,所以歌舞伎舞蹈中舞動手足的姿態特別多,足下踏步踮腳非常靈活。舞蹈劇要特別鋪設專用木板,與原舞台之間形成空隙,腳步踩踏時“咚咚”作響,仿如踏歌行。亮相時頭頸晃動也是一大特色,和服長長的袖筒也被用作舞蹈道具,翻轉揚動或擬物,展現出與中國水袖相異的另一種舞袂蹁躚。

民族服裝與傳統舞蹈相互生發與克製,生活環境和習慣都滲入於舞蹈動作中,傳統的細枝末節都凝聚了某種文化個性的鮮明特征。不由得想到鈴木忠誌創發的訓練法,大量吸收傳統藝能穩定下盤的功夫,雖然許多大力踏步動作很毀膝蓋,但話劇演員也要具有“手眼身法步”,也要具有一招一式雕塑感的追求是達到了。其實人類對身體的認識和運用永遠都撇不開傳統,了解多少才能開發多少。

八小節舞蹈裏,除了戴金色烏帽子是白拍子舞姬裝束,其餘打扮基本是古代城市中產階級家姑娘的人設(當然舞台服裝比古代實際生活要絢爛多彩),從豆蔻年華,情竇初開,到初生情愫,患得患失,悲春傷情的情感曆程。長手帕舞,日語其實叫做“口說”,是男旦舞蹈最哀怨最柔情似水的必殺技,通常在演戲劇目中也有這樣的表演,一生一旦,旦向郎君訴請,口銜手帕,做出一副“人海茫茫恨悠悠,相思淚珠似水流”的情態。看電影時還要注意舞台檢場人的技術,一般穿黑衣黑褲的檢場人在《京鹿子娘道成寺》這類高級大曲中要穿禮服,除了收道具,變魔術一樣麻利地給主演瞬間換裝真是一項高超的手藝。

以上種種舞蹈串聯起來,構成了這出舞蹈劇的核心。此劇被稱為大曲,不僅是因為身段繁重,長達一個小時的舞蹈要做到行雲流水非同小可,而且雙人舞配合得嚴絲合縫,比單人舞蹈又多了些視覺樂趣。講究年功序列的藝能界,世家子弟經過多年磨煉才可能去學這出戲,可謂登龍門之作。且與師長輩同台更是無比榮耀的大任,對東家鬆竹公司來說,這類導演策劃也意在展現歌舞伎後繼有人的階梯性發展。

在另一個領域,流派諸多的日本舞踴同樣傳承著歌舞伎舞蹈技術,隻要有足夠的時間精力和財力,即可拜舞踴師傅學習,而歌舞伎藝人中也有不少人是日本舞踴流派的家元。長唄、淨琉璃、日本三弦、小鼓這些聲樂器樂藝術同樣也有專業表演之外的票友世界,票友團體的自由結社和傳習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傳統藝術才能根係粗壯發達,枝繁葉茂。

觀看這部電影也許還能發現更多有趣的細節,例如一群“聽說僧”裏,是不是能看出學旦行與學生行子弟在姿態步伐上的差異?為什麽無論做什麽舞蹈動作,戲裝和服的裙裾總是整齊地呈八字形敞開著?玉三郎與菊之助這一對璧人的舞蹈,是否讓91抖音成长人安装思考起男旦存續的理由?多看多聽,必然各有所得。

劇照來源/SHOCHIKU

供圖/新現場

本文地址:http://www.websitement-tm.com/zhen/22064.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zzsz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布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