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穿越火線破解版下載安裝2015年 穿越火線單機內購破解版

 zzszn   2022-01-07 04:31   3 人閱讀  0 條評論
新版穿越火線破解版下載安裝2015年

89歲老教授趙德馨起訴中國知網的官司,成了全民吐槽知網的集結號。

在趙教授勝訴之後,作家陳應鬆表示,知網收錄了其300多篇文章大都未經同意,已經準備起訴。此外,趙德馨教授還表示,2006年,知網跟他簽訂合同,把《中國經濟史辭典》做成電子版,但是,知網卻私自到銀行冒充其名義開了一個賬戶,至今沒有付報酬,這個官司還在打著。

其實,不光是趙教授、陳作家,就是身邊的普通記者、專欄作者到知網上查查,就會發現自己的很多文章都被知網分文未付,拿去“借雞生蛋”了。一個做知識產權生意的中國最大平台,卻不講知識產權保護,相當數量的稿件都是“不問自取”。

另一個怪現象是,趙教授贏了和知網的官司之後,文章全部被下架。按理說,侵權作品下架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知網對學術界形成了一種“綁架效應”,維權與不維權,受傷的都是學者。不維權,眼看著自己的作品被別人拿去賺錢;要維權,文章就要下架,學術的影響力就降低了,就無法統計論文引用的情況,學科、學校的排名都受負麵影響。甚至趙教授稱,自己的學生因為幫他維權,結果文章全部被知網下了。

這種“兩難”讓學者、大學以及期刊對知網唯唯諾諾,“我為魚肉”。一邊是學者兢兢業業創造的智力成果,被通過霸王條款以極低的價格,甚至是無償拿走。另一方麵,知網拿著別人的智力成果,大發其財,年年漲價,2016年北京大學因為忍受不了知網的漲價而一度被斷了網。

此外,被知網論文查重折騰到崩潰的大學生,也加入到吐槽中,稱知網查重的收費高、查重標準機械。而知網則“甩鍋”稱:從未提供個人查重服務。難道不是因為知網不提供便捷的查重服務,才導致怕被“延畢”的學生不得不花重金從灰色渠道買查重服務的嗎?

“天下苦知網久矣”,這話戳到了中國學者、科研人員的痛處。知網帶來了檢索文獻的便利,但事實上形成了知識壟斷,儼然成為中國科研發展的絆腳石。

要明白,中國知網本身不是市場競爭的產物,是政策扶植的結果。2001年,清華同方等在打造“知網”的前身——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時,提出的口號是“創新知識資源全國共享行動計劃”,當年得到了國家的大力扶持,以及高校、科研機構的無私幫助,才有了今天的局麵。希望知網不要忘本。

知網全年的主營業務收入也不過10億元人民幣左右,對於一家公司來說是油水十足,但對於中國經濟總量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不過,它卻成為中國科技征程中藏在靴子裏的那顆小石子。

要破解這個困局,首先知網要停止“不問自取”的侵權經營方式,尊重作者知識產權、維護作者合法權益;退一步說,即便要繼續收費,也應該明確成本-收益的規則。查論文、下載論文本來就不應該成為一門壟斷生意。

責任編輯:沈彬 圖片編輯:樂浴峰

校對:徐亦嘉

本文地址:http://www.websitement-tm.com/zhen/22492.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zzsz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布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